保育研究
人文風貌
友善列印 (在新視窗開啟) 友善列印轉寄 (在新視窗開啟) 轉寄
字級:

收藏到 Google 書籤 (在新視窗開啟)推文至 Facebook (在新視窗開啟)推文至 Twitter (在新視窗開啟)用Line傳送 (在新視窗開啟)
 

東沙環礁國家公園人文資產來自海洋,包括:

  • 史料傳說
  • 沉船遺跡-東沙環礁海域下的沉船
  • 地景資源-早期漁民活動遺留、宗教信仰、軍事防禦設施、碑銘

  

  記錄東沙島的主要來源為:漁民、船員及因海難漂流而至的人員之描述及觀察,事實中不乏帶有想像。
  對於陳列於南海中的大小島嶼與浮沉之礁石,在古籍和地圖中,以「石塘」、「千里長沙」或「萬里石塘」等來稱呼東沙。16世紀晚期,當荷蘭船隻經過東沙島時,船上的人員被這一層細白沙的光澤所吸引,遂取名為「白沙(Prata or Pratas)」島;19世紀以前的漁民或船員,形容東沙島及附近礁石為「珊瑚洲」和「石塘」,其中「石塘」為最常用的,東沙島古稱南澳氣,至1820年(嘉慶25年)方有東沙島之稱,意指在廣州外海的萬山之東「海中浮沙」;民國36年,內政部正式核定東沙島的名稱。

 大王廟

  東沙島上唯一、也是最重要的精神寄託所在即為「大王廟」。大王廟為東沙島重要的建築物之一; 20世紀初,日本人強佔東沙島,毀損大王廟。民國37年夏天,無人獨木舟載著關聖帝君聖像漂流至東沙島岸邊,駐守官兵建廟奉祀,並尊稱為「東沙大王」,民國55年完成大王廟整建,成為駐島官兵們的精神寄託,亦為南海作業漁民之心靈支柱。

  大王廟內同時祀有「南海女神」媽祖神像,其與位於旁側的「有求必應」的土地公廟及載著關聖帝君聖像的獨木舟 ,每日都有駐島人員捻香參拜,祈求大王及諸神守護來往東沙的人員,是島上的信仰中心

東沙大王廟
東沙大王廟
東沙大王廟入口
東沙大王廟入口

 東沙大王廟誌

  東沙大王廟誌全文如下:

  民國三十七年夏天,關聖帝君之聖駕乘獨木舟漂流至防區第三據點,全島官兵欣喜之餘,乃於現地建廟奉祀,承天意之庇佑,信眾所求均能應驗,迄今香火線延,防區官兵乃尊稱為「東沙大王」,期間於民國五十五年完成整建,其後陸續翻修始有今日規模,不僅成為防區官兵精神寄託,亦為南海作業漁民之心靈支柱。

海軍陸戰隊四一四營支援連全體官兵謹識
中華民國八十八年十二月三日

東沙大王廟誌

東沙大王廟誌

  東沙島的文化遺產來自於海洋及其歷史戰略背景,包括大王廟、建軍堡及碉堡、遺址等,從這些遺產和遺址,可以瞭解東沙島不同時期發展的文化意涵。

東沙島遺址遺跡分布表示

東沙島遺址遺跡分布表示

東沙遺址

 民國84年,臺灣的考古學家首次在東沙島上進行考古挖掘,發現中國古代常民所使用之陶瓷物等碎片和明顯的文化層,取名為「東沙遺址」,遺址位在島上小潟湖北側南岸的中段,出土的遺物,以日常生活的陶瓷器為主,另有豬骨、魚骨及貝類等遺留物。此外,亦發現有殘留之柱洞等人類活動的痕跡,從遺跡現象初步判斷,屬於漁民多次性利用、臨時居留的可能性較高。

  東沙遺址已依「文化資產保存法」列冊以列入保護之範疇劃入史蹟保存區,以作為國家公園之文化史蹟資源,用以達成國家公園「文化、活化、永續」之目標。

南海屏障國碑
  自東沙島回歸中華民國管轄至今,為宣示主權與振奮島上駐軍軍心,分別設置了許多碑牌。民國78年由內政部為重申我對南海主權所建,碑的左右側分別有「漢疆唐土」的題字和解釋其意義的碑文,民國81年增建國碑迴廊,除提供參訪者避蔭外,也使得南海國碑更加地雄偉矗立,另外「南海屏障」碑前,也是參訪東沙島時熱門的留影景點。

東沙島島碑

    民國43年由當時駐島單位所立,刻有東沙歷史地理簡介的「東沙島」島碑,同樣位在東沙島南側,緊臨「南海屏障」國碑。島碑上註明著東沙島的地理位置和歷史簡介,面海而立的東沙島碑,和國碑一樣,以東沙守護神之姿巍巍聳立著。

東沙島島碑
東沙島島碑
東沙島島碑文
東沙島島碑文

東沙精神標語

東沙精神標語

東沙精神標語

  東沙環礁海域有暗礁,洋流及季節風的變化又大,早期船隻的結構與設備較為簡單,容易發生船難事故。因此,東、西方船隻經過此海域時,往往須提高警覺,減少不必要的損傷。1626年,在西班牙人所繪製的海圖中,特別標示東沙環礁的位置,並加註提醒在此島嶼附近海域,有許多遇難的中國船隻。

  17-20世紀,約300年間,已知之船難事件記錄,總數超過30餘件以上,船難的地點分佈於東沙環礁各個區域,尚未包括華籍船隻。從東沙島上之廟宇與埋葬所,可以猜測華籍船隻及人員遇難之情形。在東沙島上重要的「東沙大王廟」,受到官兵虔誠奉祀的關聖帝君,其聖駕也是乘獨木舟漂流至此的。

  由於海洋考古是一項長期性、投資大的嚴肅科學工作,有別於沈船財寶之打撈工作,海洋考古包含了海洋科學、人文考古兩大領域,東沙環礁國 家公園海域範圍廣大,其海洋考古將會是人力資金耗費龐大之工作,且有鑑於沈船多為外籍船舶,事涉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水下文化資產保護公約」等相關法規,必須有政府和相關主管機關之通力合作,否則難以為繼,因此,東沙環礁國家公園現階段尚無對於海底沈船進行打撈之計劃。

可信度
沈沒時間
船籍、船名
航線
★★
1609
東印度貿易船
(葡萄牙籍)
澳門至馬尼拉
1652
DELFT號
(荷蘭籍)
巴達維亞出發
1652
LOURSIER號
(美國籍)
不明
★★★◎
1654/6/22
UTRECHT 號
(荷蘭東印度公司)
巴達維亞往中國
★★★◎
1761/9/4
FREDERIC ALDOPHUS 號
(瑞典籍)
前往中國
1790
船名不明
(葡萄牙籍)
由馬尼拉前往澳門
1800
船名不明
(中國籍)
來自爪哇
1800
EARL TALBOT號
(英國籍)
不明
★★
1842
SINGULAR號
(西班牙籍)
馬尼拉前往中國
★★◎
1845
CITY OF SHIREZ號
(船籍不明)
中國黃浦(Huang-Pu)到印度孟買(Bombay)
1851
VELOCIPEDE 號
(未知船籍)
不明
★★◎
1852/9/17
CHARLOTTE號
(美國籍)
由Madras前往廣東
★★
1852
(或1851)
REYNARD號
(船籍不明)
不明
★◎
1854
COUNTESS OF SEAFIELD號
(英國籍)
上海到倫敦
1854
THOMAS CHADWICH號
(船籍不明)
不明
★★◎
1854
LIVING AGE號
(美國籍)
上海到紐約
★◎
1855
TOM BOWLINE號
(英國籍)
由Chowfou出發
★◎
1855/11/6
JOHANNE號
(荷蘭籍)
從馬尼拉出發前往中國上海
1856

MERMAID號
(美國籍)

從孟買出發
1856/1
JOVEN IDHAP號
(葡萄牙籍)
從馬尼拉到澳門
1858/4/4
COURSER號
(美國籍)
不明
1860
NORTH STAR號
(船籍不明)
不明
★★★◎
1862/7/14
(或1851)
PHANTOM號
(美國籍)
由舊金山前往香港
★◎
1862
MALACCA號
(德國漢堡籍)
往紐約途中
★★
1863
GEORGE SAND號
(德國漢堡籍)
從舊金山前往香港
1869
CHIEFTAIN號
(船籍不明)
從上海到倫敦
1785/8/25
SAN JOSE SANTA ROSA號
(西班牙籍)
不明
年代不明
DOROTHEA號
(船籍不明)
由澳門前往巴達維亞

(★引述資料數,代表相關資料來源之筆數,星號越多,表示多筆不同之資料來源均有相同之記載;◎代表沈沒船隻獲救)

   「王爺」是海島子民的重要信仰,在澎湖,只要有人居住的島嶼,至少就會有一座廟。有居民,就會有神明守護。由於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居民多離鄉背井遷居馬公、臺南、高雄等地,每年逢王爺誕辰,就成了居民返鄉的大日子,居民整屋備禮,虔心敬拜,感謝王爺保佑,也等於順便辦理一場居民團聚的聯誼會。
  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中,東吉嶼、西吉嶼及東嶼坪嶼都主祀王爺,僅西嶼坪嶼主祀華娘。此外,東吉嶼及東嶼坪嶼仍四處可見祭拜亡靈的小祠,稱為「宮仔」。

澎湖南方四島空間與信仰

東吉嶼-啟明宮
  東吉嶼的信仰中心是啟明宮,供奉徐府王爺,王爺誕辰為農曆十一月廿七日。由廟內刻有「高山聖吉」的牌匾可推測其約在清嘉慶年間(西元1808年至西元1811年)修建,後又經居民多次翻修,廟內裝飾雕樑畫棟,是村內一片樸質色澤的建築群中最繽紛華麗的矚目焦點。
  今日東吉嶼村民多移居至外地生活,旅外在外的居民在高雄五甲興建啟明宮分廟,以提醒村民追本溯源。

pic b01-1啟明宮

  東嶼坪嶼-池府廟
  由碼頭進入西南方的小社區,可以看到島上行政單位皆聚集在此,包括衛生室、派出所與海巡安檢所及東嶼坪嶼遊客中心,另東嶼坪嶼遊客中心南側即為島上的信仰中心─池府王爺廟。由該廟大殿所懸的匾額來看,推測嘉慶甲戌年(西元1814年)以前即已建廟。供奉蘇府、池府、蕭府王爺。東嶼坪嶼每年有兩次廟會,農曆6月16日的池府王爺誕辰及10月10日的蕭府王爺誕辰,每年農曆3月的媽祖誕辰前,廟方會舉行建醮及鎮符儀式,在西嶼坪嶼尚未建立華娘廟前,鎮符儀式也會過海進行遶境鎮符。
  池府廟旁有一水泥製的觀景台,是舊時引導船隻入港所設置的「點燈設施」,如今點燈設施已不再使用,此處反而成為攝影賞景的絕佳制高點。

pic b57-1

池府廟

西嶼坪嶼-華娘廟
  西嶼坪嶼的居民多已外移,多數民宅亦因年久失修而毀損,村落的信仰中心─華娘廟為保存最完整的建築。華娘廟主要供奉主神武帥、媽祖、三太子、陳將軍等諸神,其規模與外觀相較其它島嶼的廟宇雖略顯失色,但從金爐及廟宇建築設計中,仍可回溯當年新建落成的過往輝煌,廟會與東嶼坪嶼一樣每年兩次,分別為農曆三月二十三及十月初十。島上還有一土地公廟,與華娘廟分別位居西嶼坪嶼一南一北,用來避邪止煞。

pic b70-1

華娘廟

西嶼坪嶼-土地公廟
  島嶼北側座落著坐北朝南,與碼頭旁的華娘廟分居北南的土地公廟,用來鎮守北方煞氣,避邪庇護村莊,土地公廟旁的海岸景觀可見火山角礫岩組成的地質及遠眺頭巾與鐵砧。

pic b72-1

土地公廟

澎湖南方四島風水塔

  民間信仰象徵,因環境不佳或風水考量,設置祈求平安,化解厄運,西吉嶼石塔數量4座,為南方四島中石塔最多的島嶼。

風水塔

 

菜宅
   日軍遺址周圍留有大量菜宅可一窺東吉嶼昔日的菜宅規模,東吉嶼的菜宅建置在北側陸塊上,為了抵抗迎風面強勁的東北季風,讓農作物產量提高,舊時村民還曾 經在山坡上另築一道防風牆來減低風襲。東吉嶼人口外移後,菜宅多已廢棄且長滿雜草,夏季時,阡陌交錯的翠綠草原一望無際,宛如「翡翠豆腐」般的美景。

pic b11-1

菜宅

 

聚落與菜宅
  西吉嶼聚落集中於島嶼南端,即從煙墩山山腳下開始向東發展,再往東南方向延伸。西吉嶼遷村至今30餘年,無人居住的古厝群抵不過風雨摧殘多已破落,廟宇神靈也遷移故土,徒留荒煙漫草包圍整座村落。
  西吉嶼與東吉嶼雖僅一海之隔,然而兩者發展卻是天差地遠,直到民國67年(西元1978年)西吉嶼遷村前,村民仍過著點油燈、提井水的質樸農村生活,與對岸東吉村的繁華反差甚大。為了抵擋強烈的東北季風侵襲,村落北側一畦畦的菜宅高度與厚度都很龐大,玄武岩也堆疊得十分緊密,人煙消散後部份已塌陷,放眼望去只見無盡蔓延的翠綠草原。

pic110

聚落與菜宅

 

梯田與菜宅
  東嶼坪嶼南北兩陸塊中間,可以看到壯觀的梯田景觀。澎湖由於一直以來都有強勁的東北季風,因此為了讓脆弱的農作物在冬天裡還能照常順利生長,維持作物的生生不息,便有了「菜宅」的出現。菜宅雖因人口流失而佈滿雜草,然而斑駁的遺跡,卻是昔日農耕的最佳印證。

pic b64-1

梯田與菜宅

 

 

  澎湖南方四島建物選用當地元素:海砂、玄武岩、珊瑚石 ,日據時期因漁業興盛而富裕,民居建築特色多為和洋混合之形式與裝飾。

 

澎湖厝
  澎湖的傳統民居源自閩南的三合院建築,三合院一般由後側方的正房(正身)與左、右兩側的廂房(護龍)組成;這樣的基本結構到了澎湖,發展出鮮明的地方風格,因應當地的環境,建材以石及玄武岩為主,而厝的基本結構則稱為「一落四櫸頭」,包括大厝身(正身)、間仔(護龍)、天井及巷路等四部分。  
  各島目前仍留有為數不少以石及玄武岩砌成的澎湖厝,澎湖有句俗語:要娶某,先擔三年的;古籍中也提到澎湖人對珊瑚礁岩的利用:「築牆用石,皆掘於內海波間。掘後復生,取之不竭。」(1893年,《澎湖廳志》)
      如今島上的石屋歷經風漂雨淋,鹽分去盡,仍以素樸的姿態陳列於往來巡航的人們眼前,淺海珊瑚礁岩的採集已成歷史陳蹟,留下的石厝則成為澎湖珍貴的人文遺產。

聚落建築


洋樓
  
澎湖南方流傳一句俗諺:「金東吉,銀八罩」,說明了昔日東吉嶼的繁榮。
  東吉嶼在日據極盛時期,戶政資料登記有1100多人,民間傳說居民人數曾達三千, 冬季漁船進港休息時,漁港泊滿漁船。島上居民、漁工熙來攘往,洋溢著魚鮮味與繁榮的氣息。目前東吉嶼常住人口僅約30人,兩間雜貨店供應民生需求,老人家偶而會坐在廟前廣場乘涼、聊天,唯一可供人想像昔日繁華盛況的,便是島上林立的洋樓。東吉嶼的洋樓為混合傳統合院與和洋風格的建築,源於臺南府城擁有許多和洋式建築,東吉嶼居民往返府城見識多了,建築中於是融入了和洋風格,形成了格局規模變化多端的「洋樓」。

08091

東吉嶼林宅

聚落
  東吉嶼聚落建築群多數以背山面海的姿態分布在鄰近港口較低坳處,道路因住宅、聚落興建而順沿發展,交錯的巷弄小徑穿插聚落中,另因信仰逐漸衍生出以廟宇及其周遭設施形成的公共空間,包括啟明宮及其廟前廣場、東宮、夫人宮等,是島上主要的三個信仰空間範圍。
  由於地利優越,加上鄰近府城臺南,東吉嶼自古即是臺澎海運貿易的轉運站,居民曾達數百人,而長期接觸外界的風氣,加上生活富裕,東吉嶼也出現了許多和洋式的建築,融合了澎湖傳統古厝加上西式洋樓及日治時期臺南的仿巴洛克設計影響。雖然現在的東吉嶼居民外移但過去的繁華留下的那些古厝依然別有一番風味。
  澎湖南方四島擁有變化萬千的玄武岩地形,傳統建物有著坐山觀局位置,為抗冬季強勁東北季風吹襲,多採背北朝南而建,傍海而居的聚落則以宮廟為中心。


東吉嶼聚落東吉嶼聚落

返回